白桃乌龙

一点点和gaga鲜语世界第一好喝

【AG】我不再强的时候。

   #当我有一天不复辉煌
   #花木兰视角
   #如果ag再无昨日

 
   AG超玩会。
   冠军。
   花木兰一边在心里面默念着,一边顺了顺自己的高马尾,听着进入王者峡谷倒计时的滴答声。
   ‘’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表现啊。‘’她想,毕竟这是能否进入季后赛的关键一局。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冷冰冰的机械女声在木兰耳畔响起,木兰皱皱眉,一个空明斩冲了出去。
   使用花木兰的是vv,花木兰和他大概也算是老交情了——只不过是木兰单方面的,她隔着一层屏幕对vv的体重干着急,别的英雄都笑话她说哎呀你还真是痴情,他咋能听到呢?不过她还是每天一个劲儿地要求他多吃点肉,否则风都可以吹跑他。当然了,vv知不知道,那得看他的造化啦。
    比赛进行的并不顺利,队里极力保护的打野和adc,也就是梦泪和流苏,一直被敌军咬住不放。
木兰也只好顶在风口浪尖上,一次又一次的跳跃,平砍。两场下来,比分正好1:1打平。
   决定胜负的时刻还是来临了。这一把,前期对面的一波入侵十分成功,几乎没有留给队友发育的机会。这艰难的情况下,木兰又看见vv皱着眉,这回不再是决心,大概是一头雾水,她从他的眼中看到的,更多是迷茫。
   ‘’唉,这波交给我吧。‘’木兰叹了口气,悄悄地潜伏到主宰那里——果然,对面为了拉开差距,扩大优势,有三个人正在打主宰。木兰提早切换好了形态,一个空明斩进场,然后又娴熟地切换到重剑形态,平砍,接着一技能蓄力再接闪现,不仅带走主宰,还杀了一个打龙打到半血的马可波罗。之后,她又切换形态,两段技能退场。好不容易有了兵线上的优势,队友们赶紧松了口气,出了塔清兵发育。
    这一波反打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对面大概是被怔住了一下,接着,是一次更为激烈的团战。
兰息的东皇首先吸住了对方的对方的杨戬,但是无奈支援速度不够,杨戬仅仅是晕了一下,又开始扔狗,打人。再加上对面诸葛亮和马可波罗的惊人伤害和走位,流苏的虞姬没多久就阵亡了,老帅的火舞试图来一个大招推人,是成功了,却也被打得只剩一层血壳。情况不妙,木兰赶紧一个空明斩先沉默了马可波罗,然后第二段后紧接平砍。对方的辅助似乎没跟上,她心中暗喜,一套带走了马可波罗,然后利用免伤,配合兰息的东皇顶住对方的火力,一技能反r把诸葛亮打残。
对方两个主力输出没了,只好撤退。这波总算是守住了。
   队友心安。吃了野,带了波线,三路推塔。梦泪趁机去打了刷新的主宰,三波主宰先锋过后,对面已经被推到高地,之后队友一波推,取得了季后赛的资格证。
   听到解说激动而兴奋的‘’那么让我们恭喜ag超玩会‘’以及队友对vv操作的绝口称赞,花木兰甩了额头上的一把汗,隔着屏幕呆呆地看着vv和队友欣喜地拥抱。
   一旁的虞姬戳了戳发呆的花木兰:‘’哎,我说花花,赢了还闷闷不乐的样子,怕梦泪他们拥抱vv的时候用力过大把他抱断气呢?‘’
   木兰把目光投向别处,竟有些失落地笑笑。‘’我不知道,这样的操作能再来多少次,我也不知道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还有多久。这一次,打的实在很吃力...我...‘’
   虞姬笑木兰杞人忧天,放心,我们一定会稳,想这些干啥嘛。但是木兰还是心慌,她也知道 虞姬心里晓得,ag并不再像之前那样人挡杀人 神挡杀神了——强队越来越多,现在的超玩会,风雨飘摇,如一匹孤狼,猛烈凶悍,但处境岌岌可危。

   接着就是紧张的季后赛。不记得备赛时的细节,只记得花木兰每次训练,都能看到vv因为熬夜红了双眼,她实在心疼,可是为了胜利,为了他们朝思暮想的冠军,他别无选择,她也只能顺从。

   8进4。
   进入王者峡谷之前,木兰都会照例理头发,再看一眼vv消瘦的脸庞,当是镇静。但这一次,她望向vv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我们要拿冠军吗?一定的。待到冰冷的机械声又响起,她便提着剑冲出去。两队也是巧,前几盘摸了个3:3。在第六盘,对方想来个漂亮的野区入侵,但是他们还是被痛扁一顿,打回了泉水。前期一波没稳住,后期自然乏力,最后被一波推翻。
   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前期对面似乎是怕了,没有入侵野区。队友便来个进攻,3人组队去对面反蓝。
   没想到的是,对面正好在野区设下个埋伏 ,三人虽说没死,但是也是残血,蓝也被对面拿到了。这一次套路,让木兰心中隐隐的不安,开始扩张。
   敌方战队也是个难以摆脱的主,尤其是决胜盘,稍微有一些优势,就咬住不放。眼看着对方经济发育起来,队友有些急。
   ‘’花木兰桑,你,你,上次,操作有吗?‘’火舞一边输出 一边用不熟练的中文急切地问花木兰。‘’上次,你,救了大家呐。‘’

    ——我当然想救大家呀。
    ——可是,可是,那样的绝地反击,我何时,能再打出来呢。
     ‘’他们在主宰区!我们就像上次那样,先集合埋伏,再在主宰残血时进攻!‘’防干扰耳机里传来教练的嘶吼。对方也是个套路王,各种干扰队里的经济发育,想要翻盘,就不能再拖下去,只能抢一波主宰,好歹有个兵线。
    不料对面早已对埋伏有所防备,对方曹操和高渐离闪现闯进草丛就是一阵疯狂输出,切残了两个脆皮c位。虽然最终高渐离还是被抓阵亡,但是队友的血量也并不高。
    花木兰和牛魔冲了上去,主宰奄奄一息。关键时刻,花木兰正想一举拿下主宰,忽然她动弹不得——东皇的大让她呼吸困难。别人趁机对她打出爆炸的伤害,牛魔也没来得及给主宰最后一击。

   花木兰的眼前霎时变得灰白。
   对面有了兵线,顺带肃清了整个野区,来势不可抵挡。
   29,28...
   倒计时仍在继续,对面已经推了高地。
   花木兰呆滞地用空洞的眼神望着前方。

   ——是我太弱了吗?
   ——啊...不是不是不是!不可能的怎么会嘛!
   ——我付出了那么多!大家都付出了那么多!怎么会!
   ——大概是,别人变强了吧。
   虽说这一波攻势,队友还是强守住了,可是源源不断的兵线让他们无法转守为攻。等到对面有打下主宰和暴君,结局,怕是木兰,以及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冠军...冠军。
   明知结局,花木兰却还是提起了剑,向敌军砍去。不管是队友还是对手,都惊奇的发现,木兰这位女汉子,此时眼里溢满了泪水。

  AG超玩会的灯灭了。
  当灯灭的那一刻,花木兰不敢看vv。他的辛苦,他的努力,大家的努力就都止步于此了。
  走下昏暗的过道时,木兰才透过屏幕往外看了看。
  大家都在走着,只留给木兰那些黑乎乎的背影,看起来很疲惫不堪。
 
  大家都太久没尝过胜利的滋味了吧。木兰想。
而且这次离开的那么快。
  本来幻想着还能走的更远呢。

   比赛结束后就是转会期。
  一天木兰闲来无事,就又透过屏幕往外看——她的‘’痴女‘’属性又上线了。本来她看的是vv,却无意中瞥到一个人在收拾行李。
  梦老师?!
  阿轲过来拍了拍她的肩,木兰,我们要转去别的战队了哦,以后再见啦。

  离开...吗?
  会不会每一个对我来说重要的人都会一个一个的离开?
  但最终木兰还是把眼泪忍住,搂住阿轲:‘’好哇,到时候有机会就再切磋一下呗,可别被我打爆咯!‘’
  两个姑娘笑着扭打做一团。
  只是木兰心中在无声的哭泣,就像她对vv的体重和营养干着急一样,也不会有人知道。
  ——没事的,比起冠军之类的,还是让个人有个更宽阔的发展空间会比较好吧。

  她就这样一路和冠军,和vv,和队员们的‘’电竞梦‘’渐行渐远,将来或许会成为陌路人。
  更况且,没了任何一个人之后的超玩会,就是不完整的超玩会。

  所有转会之类的事情都只是训练生涯中的小插曲,木兰不得不每天提着她的剑平砍整个王者峡谷。休息的时候,她扔下剑,散下她的高马尾,瘫倒在床上。她用小臂挡住自己的眼睛。
   她开始迷茫了——我的坚持有用吗?我的付出有价值吗?大家都会离开,我是不是还要坚守我超玩会和冠军的初心?......算了。她被烦乱的思绪打扰的心神不宁,索性把头埋在松软的抱枕里。

  什么都不看,不听。
  但她还是忍不住挪开抱枕看了一眼休息室。夜幕已经拉下了,房间里一片昏黑。她又重新把头埋进了抱枕里。
  她害怕这样的黑。

         end。



ooc致歉。
顺便不要问我为什么花木兰会被放出来!剧情需要!😂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