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乌龙

一点点和gaga鲜语世界第一好喝

无题。随想。

d爆了。

鹤年:

  为什么人会觉得失望呢?
  有时候人觉得失望是因为,你给的希望太多。对于电子竞技,我知道什么都不重要,只有赢比赛最重要。
  但是希望越大,压力也就越大。
  我很喜欢克里斯托弗·诺兰导演的黑暗骑士三部曲里有一个经典对话:
         
  –Why do we fall?(我们为什么会摔倒?)
  –So that we can learn to pick ourselves up.(这样我们才能学会自己站起来。)
         
  最近EDG状态很差,连败。
  有件事其实不止对EDG来说,对所有战队都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冠军。现在并没有到季后赛,还只是常规赛,暴露的问题越多越好。
  只有他们现在摔得越狠,摔得越疼,才知道清醒。要么摔得放弃,那就只能滚,不配留在EDG。要么自己咬牙爬起来,证明自己。
  像胡显昭说的:"合适就留下,不合适就离开。"
  想做好一件事,取决于你心有多大。不只是你的野心,更是你的心态。
         
       
  Ray这个赛季,有高光时刻,也有打得不好的地方。
  网上那些言论我也多多少少看过,更有甚者还有人做了个"Ray皇失误集锦"。做集锦这事呢,我暂且不作评价,我感到心寒感到难以置信的点在于弹幕轻飘飘地来了一句:"他是个抑郁症呀,抑郁症打什么比赛。难怪还手抖,菜成这样。"
  像是有些弹幕觉得,抑郁症这事就是个挡箭牌,所以嘲笑得越来越过火,希望他"知耻而后勇"。
  这不是"知耻而后勇"的正确用法。
  有时候呢,嘴毒归嘴毒,玩笑归玩笑,但是有些人开不起玩笑的。
  对。我一直说"挨打要立正,错了就反省,然后知耻而后勇。"
  然而对于全志愿,他真的已经经不起骂了。我们都知道他在北美得了抑郁症,但是他在北美得了抑郁症打比赛没有手抖为什么来了中国抑郁症好了开始手抖了?
  一场比赛,队员包括教练全部都有问题,但是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从来不对全志愿说重话?为什么s8以来,他打不好我不说,他打得好我猛夸?
  虽然说实话,我从s5他还在edg二队的时候就挺喜欢他,我一直记得他是韩服三大剑姬三大锐雯之一,他的无尽皇子出的最肉的一件装备是黑切,打得又凶又漂亮。
  但这不是原因。
  我最喜欢的选手是夕阳。但是他的失误我向来都是直接指出来,他打得好我也是正常夸,从来没有用对全志愿的态度对夕阳。
  更何况我喜欢夕阳还更早一些。
  说得直白一点,那些言论他都知道。"Ray皇"、"仙人指路"、"垃圾上单"。他都知道的。
  抑郁症这东西就像PTSD,刺激过了是会复发的。原本只是轻微抑郁症,再复发万一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责?EDG?还是中国网民?
  你说他这么菜为什么不把他换下去,你说抑郁症为什么还要打电竞,你不理解,你还要做个视频集锦讽刺,完了还要求收藏求硬币求表扬,你觉得抑郁症就是个挡箭牌:"打不好是因为我得过抑郁症!"
  真的不是这样的。
  因为人都是有梦想有信仰的。就为了这点精神层面上虚无缥缈的东西,为它骄傲为它而生为它而死。
  是。电子竞技赢最重要,但是即使是竞技,我想也是带着人性的。
  毕竟,组成电竞的是人。
          
          
  回到最前面提到过的"压力"。
  有的人可以自己化压力为动力,摔倒了,自己爬起来,继续前行从而战胜压力;而有的人不行,他们会被压力压垮。
  前面我也有说"摔倒了爬不起来就只能离开"。
  但是请别误会,现在我要做一个说明。
  先来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组合这类东西存在?
  我的理解是:组合存在的意义是互补。
  沉稳的看着点上头的,上头的擅长抓机会带着沉稳的;开朗的拉一把自闭的,自闭的也能让开朗的冷静下来等等诸如此类。
  最重要的是,当你摔倒了,五指山般的压力狠狠压着你,让你爬不起来。你跪趴在地上,手肘撑着地,一次又一次努力想要站起来,都失败了。
  这个时候已经和失望无关了。失望太多,变成了绝望。
  而看不到一点点希望,陷入绝望的人,是没法自己站起来的。
  所以需要有人拉他一把。
  这就是组合存在的意义。
  这就是朋友、搭档、甚至是团队存在的意义。
  像我前段时间在补番"排球少年"里有一段话,原话我记不清了,大意是说,一个人赢不了很正常啊,因为这是团队竞技啊,一个人强算不得什么,一个团队强才是真的强。
  纵使前路荆棘载途危机四伏,也正是因为有着信任的人们在周围互相勉励、互相支撑着并肩前行,所以才会无所畏惧。
  因为有人替自己守着后背。
  那才是一个团队啊。
          
          
  不对全志愿说重话,并不代表不指出问题。错误肯定是要说的,不说队伍怎么进步?重点在于,怎么说?如何说?
  你的言辞正确吗?说的时机正确吗?你是在客观地指出问题还是夹带了些难听的词汇语句诸如"你打你🐴呢"?说之前你有三思甚至是搞清楚当时的情况吗?
  可能对于你来说"你说你🐴呢"这种语句都是些日常用语,当不得真,但是对于其他有些人来说,这是一句恶毒的人身攻击,尤其是在你说的对象不是中国人的时候,更是要反复确认一个问题:"这句话我到底能不能说?"
  所有的那些"混子上单菜的真实"、"不配赢"之类的言辞,对于全志愿来说就像一根根针狠狠扎在他的心上。他确实不是个新人了,过去的那些辉煌战绩也都是过去的事了,但是他还在努力,还没有放弃,哪怕伤痕累累也在奋力前行。
  如汪曾祺所说:"过去的总归要过去,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在无可奈何之中,总有新的希望在生长。"
  相比那些谩骂,那些嘲讽,他更需要一些鼓励。
  请对他宽容一点吧。
         
       
  现在来说说一类人和一种现象。
  有关于抑郁症和自闭症,其实是因为有些二次元小朋友张口闭口"抑郁症自闭症",搞得其他的一些人心烦,从而引发了误解与反感。
  故而说话之前还是要考虑一下可能会引发出的后续。
  当然,这还不算完。
  有这么些人,他们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和"关你屁事关我屁事"的人生态度,这类人呢,是意图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本身并没有错;还有这么些人,他们抱着凑热闹看戏的心态,恨不得无风要起几层浪,见树还要踢三脚,恨不得天下大乱。
  救过我一命的死党因为生活变故有轻微抑郁症,压力太大找不到办法发泄只能拿水果刀划自己的手臂,夏天从来不穿短袖,就为了遮住自己的伤,而我无能为力,除了跟她说"我在"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同学被压力逼得上着课拿刀割自己,下刀又狠又深,血就这么流下来,我手抖着去拦她而另一个同学却说"别管她";我的小学妹因为压力过大跳楼了,所幸教学楼不高且救护车来得及时抢救回命,而我的数学老师说起这事的时候没忍住笑出了声说着"活该",并且表示"这就是你们的未来",脸上的表情快乐得好像在讲一个笑话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已经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凑热闹看戏了,而已经是属于人品道德的问题了。
  你的无所作为事不关己,甚至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其实是另一种暴力,在帮着那些负面情绪做别人那"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前些日子有个新闻。是说甘肃一个女孩跳楼,消防员差不多快把这条命救回来了,围观群众的言论再一次伤了女孩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要跳快跳,我还等着去接娃娃呢","要跳就跳,果断一些,别给警察找麻烦","跳啊,快跳啊","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
  女孩最终跳了下去,当场身亡。背景音是现场营救女孩的年轻消防员的失声痛哭,悲凄得令人动容。
  而那些围观者,有人在欢呼有人在催她有人在嘲笑,最终击垮了女孩最后一点点求生念头。
  又有多少自闭症抑郁症患者因为这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自杀?
  我不知道。绝望啊恐惧啊这些负面情绪就是怪物。而他们在与怪物搏斗。然而"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有些人在拼了命的拉他们一把,本来已经有了希望,却因为这么些人而前功尽弃。甘肃女孩轻生那时候有多少人指责无动于衷的群众,而现在他们也一样言语攻击有心理障碍的人。
  太难过了。
  表面上看起来,抑郁症患者们和我们没什么不一样。然而他们只是表面看起来很坚强,其实很脆弱。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心理,但是我觉得一定要保护。
  真奇怪,这个道理我打字的时候我都笑了,真的很老套。我相信看到这一段文字也会有人在笑,但是有很多人也只是笑一笑就过去了。
        
               
  打比赛要赢,日子要好好过……这些全部都是自然而然的正常心态。
  但是你不能因为是自然的就认为是好的,这叫做自然主义的谬误。你不能从是怎样推导出应该怎样,实然无法推出应然。因为客观事实没办法提供我们道德价值。自然本身是中性的。
  道德究竟是演化的产物,只是人类自己创造的一种发明,还是即便没有人类道德法则也一直都存在?
  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道存在天地万物之间,存在于浩然正气之中。
  我们每个人都是普通人,不是正义巨像更不是超级英雄,做不到像蜘蛛侠那样"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我们只是普通人。
  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就像老祖宗所说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因为在我看来,真正的正义不是因为你能够所以你应该,而是因为你应该所以你能够。
  列维纳斯说:"只用自己的观点去理解万物就是一种暴力,这种暴力正在摧毁生命的多样性跟差异性,正带领人类走向一个没有意义的宇宙。"
  所以还有句话叫做:"海不辞滴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辞土石,故能成其高。"
  海纳百川,包容万物。
  我们人想做到这样其实一点也不难。因为我们有镜像神经元和同理心。
  镜像神经元提供了我们反映他人的行为从而使人们学会从简单模仿到更复杂的模仿的能力,同理心提供了我们那设身处地地觉知、把握与理解他人情绪和情感的条件。
  当自己不被人所理解的时候感到委屈与难过,别人又何尝不是呢?差异性导致了偏见,偏见引出了恐惧与厌恶,由此带来伤害造成苦难,最后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如此恶性循环。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慎施人。

你好鸭

是江知璟/磷酸。

鸽子精写手,咕咕咕

混圈杂,喜欢LLSS/土创/城拟/猫鼠/LPL,以及快乐脆皮鸭

石原里美/赖美云/吴宣仪/郭颖/齐藤朱夏/小林爱香

美宣/紫七/越涵/千曜/夜梨/杏夏/鞠南/穗深/邦信/厂哈/昭野

脾气不错,欢迎戳我企鹅1939148790,文章里的不足欢迎指正啦!但是不欢迎ky【划重点】

谢谢你们点进来还看我废话鸭。

广东人民热情高涨

【鞠南】谎

果南第一视角注意
大概是身患绝症的骗子和镁铝总裁的故事【x
爽文慎。

我是一个职业的骗子。

我的女友兼合作伙伴正在挑衣服。她拿着一件深棕色的长裙在镜子前比划,然后又偏过头来问我:“你看这身怎么样呢?”

“好看好看,你人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啦。”我戳了戳她的脸,她迅速在我手背上轻轻打了一下,说我蹭掉了她的粉底。
“可是…这个颜色好像有点显老啊…”她皱了皱眉。

“那这个,深蓝的怎么样?”

“……不要”

女友有个习惯,她自己心中有答案的事情,偏偏要我明说,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最后我拿着一条白裙子去结账,她挽着我的手臂,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温热的鼻息喷得我的脖子痒酥酥的。

我们回家。她会开车,总是怂恿我去考一个驾照。“什么时候dear kanan也会驾驶了,我就在副座上享受啦。“

“唔,都一样吧…”

“什么嘛!载一次girlfriend都不情愿!”她假装生气,鼓起腮帮子,像极了动画电影里的花栗鼠。

汽车驶过一条又一条街道,车窗外的灯光景色都移动起来。街上游人如织,隔着一层钢化玻璃都似乎能听见热闹的喊叫声。

“dear。”她又在唤我了,“你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吗,今天一天有些闷闷不乐的。“

我揉了揉眉心,“没有,最近的单子都比较棘手…有些累了而已。”

“那回去好好地休息,别给工作压垮了身子嘛。”她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抓着我的手。

嗯。我再次把视线投向窗外。

当断则断是骗子的基本修养。

但我行骗多年,此时竟有些犹豫。

鞠莉,我们到此为止吧。我平淡的开口,依然看着窗外。

她继续捏着我的手。“dear你手有点发烫啊,回家量个体温吧。“

“不用,我很清醒。”我抽回我的手,“我们的交易都达成了,有这么多利润我已经知足了,我们的合作也就到此结束。”

“别开玩笑了,我的kanan怎么会这么早就收手呢?”她笑了,然后把目光转向我,“是不是?”

“我唯一的情人不是你啊,是钱。”我也强笑,“我单纯的为了利益而已,你当初应该相信我的风评的,傻孩子。”

她歪了一下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车中陷入了无尽的沉默,安静得似乎能吞噬人的沉默。

最后是她先打破了僵局。“你才傻,真的。”她的语气也同我一般平淡,眼睛依然正视着前方的道路,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车子驶离繁华的街区,灯光黯淡下来了。窗外的黑影在跃动,像是黑夜里出来猎食的野兽。

“好了,我在这儿下。”我扯开安全带,她将车挺稳,然后看着我推开门,走出去,一言不发。

外面是一个公园的人工湖,她是知道的。之前我和她闲暇之际经常专门开很长时间的车来这里散心。她有时和我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然后她就靠着我,闭上眼睛。
“这是什么年代偶像剧的戏码了呀,没想到我们的鞠总还有这样的少女心啊!”我打趣,她用手肘捅了捅我,“别开玩笑!”然后将我依偎得更紧。

我一步一步走向人工湖,等待着那个人下车过来拉我一把,可是她迟迟没有。我暗暗地回头,发现她的车还停在那里,她会坐在车里看着我走向远处,看着骗子可笑拙劣的表演,一动不动。

我在冰冷的漩涡里失去意识之前,攥紧了手中的癌症晚期通知书。

关于旅行的蛙儿子。泰帅

【一个空间改梗
  与满屏的绿色两栖动物抗争了一个星期之后,张宇辰终于还是养了一只蛙儿子。
  蛙儿子第一次旅行回来,给他带了张京都的照片,他顺手截了图发到朋友圈。刚刚发一分钟,消息提示音就响起来了。
  “哇,你也玩”
   ......
  “你不养猪改养青蛙了吗?”张宇辰无奈地点了一个强颜欢笑的黄豆表情。
  对方像是被问住了,迟迟再没有回复 于是张宇辰退出微信,准备深度了解一下蛙儿子的养法。
  一会后,消息弹框又弹出来“哎我们要不要共养一个蛙儿子啊?”
  “??有这个功能的吗”张宇辰毕竟是个新手。他把游戏里的小按钮都按了一遍,都没发现什么共同养蛙。唉,真的皮。正当他点开对话框想要怼上对方一个表情包时,看到了对方发来的消息。

  “呃不是,就是问你想不想当我男朋友。”
 
 

【AG】我不再强的时候。

   #当我有一天不复辉煌
   #花木兰视角
   #如果ag再无昨日

 
   AG超玩会。
   冠军。
   花木兰一边在心里面默念着,一边顺了顺自己的高马尾,听着进入王者峡谷倒计时的滴答声。
   ‘’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表现啊。‘’她想,毕竟这是能否进入季后赛的关键一局。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冷冰冰的机械女声在木兰耳畔响起,木兰皱皱眉,一个空明斩冲了出去。
   使用花木兰的是vv,花木兰和他大概也算是老交情了——只不过是木兰单方面的,她隔着一层屏幕对vv的体重干着急,别的英雄都笑话她说哎呀你还真是痴情,他咋能听到呢?不过她还是每天一个劲儿地要求他多吃点肉,否则风都可以吹跑他。当然了,vv知不知道,那得看他的造化啦。
    比赛进行的并不顺利,队里极力保护的打野和adc,也就是梦泪和流苏,一直被敌军咬住不放。
木兰也只好顶在风口浪尖上,一次又一次的跳跃,平砍。两场下来,比分正好1:1打平。
   决定胜负的时刻还是来临了。这一把,前期对面的一波入侵十分成功,几乎没有留给队友发育的机会。这艰难的情况下,木兰又看见vv皱着眉,这回不再是决心,大概是一头雾水,她从他的眼中看到的,更多是迷茫。
   ‘’唉,这波交给我吧。‘’木兰叹了口气,悄悄地潜伏到主宰那里——果然,对面为了拉开差距,扩大优势,有三个人正在打主宰。木兰提早切换好了形态,一个空明斩进场,然后又娴熟地切换到重剑形态,平砍,接着一技能蓄力再接闪现,不仅带走主宰,还杀了一个打龙打到半血的马可波罗。之后,她又切换形态,两段技能退场。好不容易有了兵线上的优势,队友们赶紧松了口气,出了塔清兵发育。
    这一波反打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对面大概是被怔住了一下,接着,是一次更为激烈的团战。
兰息的东皇首先吸住了对方的对方的杨戬,但是无奈支援速度不够,杨戬仅仅是晕了一下,又开始扔狗,打人。再加上对面诸葛亮和马可波罗的惊人伤害和走位,流苏的虞姬没多久就阵亡了,老帅的火舞试图来一个大招推人,是成功了,却也被打得只剩一层血壳。情况不妙,木兰赶紧一个空明斩先沉默了马可波罗,然后第二段后紧接平砍。对方的辅助似乎没跟上,她心中暗喜,一套带走了马可波罗,然后利用免伤,配合兰息的东皇顶住对方的火力,一技能反r把诸葛亮打残。
对方两个主力输出没了,只好撤退。这波总算是守住了。
   队友心安。吃了野,带了波线,三路推塔。梦泪趁机去打了刷新的主宰,三波主宰先锋过后,对面已经被推到高地,之后队友一波推,取得了季后赛的资格证。
   听到解说激动而兴奋的‘’那么让我们恭喜ag超玩会‘’以及队友对vv操作的绝口称赞,花木兰甩了额头上的一把汗,隔着屏幕呆呆地看着vv和队友欣喜地拥抱。
   一旁的虞姬戳了戳发呆的花木兰:‘’哎,我说花花,赢了还闷闷不乐的样子,怕梦泪他们拥抱vv的时候用力过大把他抱断气呢?‘’
   木兰把目光投向别处,竟有些失落地笑笑。‘’我不知道,这样的操作能再来多少次,我也不知道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还有多久。这一次,打的实在很吃力...我...‘’
   虞姬笑木兰杞人忧天,放心,我们一定会稳,想这些干啥嘛。但是木兰还是心慌,她也知道 虞姬心里晓得,ag并不再像之前那样人挡杀人 神挡杀神了——强队越来越多,现在的超玩会,风雨飘摇,如一匹孤狼,猛烈凶悍,但处境岌岌可危。

   接着就是紧张的季后赛。不记得备赛时的细节,只记得花木兰每次训练,都能看到vv因为熬夜红了双眼,她实在心疼,可是为了胜利,为了他们朝思暮想的冠军,他别无选择,她也只能顺从。

   8进4。
   进入王者峡谷之前,木兰都会照例理头发,再看一眼vv消瘦的脸庞,当是镇静。但这一次,她望向vv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我们要拿冠军吗?一定的。待到冰冷的机械声又响起,她便提着剑冲出去。两队也是巧,前几盘摸了个3:3。在第六盘,对方想来个漂亮的野区入侵,但是他们还是被痛扁一顿,打回了泉水。前期一波没稳住,后期自然乏力,最后被一波推翻。
   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前期对面似乎是怕了,没有入侵野区。队友便来个进攻,3人组队去对面反蓝。
   没想到的是,对面正好在野区设下个埋伏 ,三人虽说没死,但是也是残血,蓝也被对面拿到了。这一次套路,让木兰心中隐隐的不安,开始扩张。
   敌方战队也是个难以摆脱的主,尤其是决胜盘,稍微有一些优势,就咬住不放。眼看着对方经济发育起来,队友有些急。
   ‘’花木兰桑,你,你,上次,操作有吗?‘’火舞一边输出 一边用不熟练的中文急切地问花木兰。‘’上次,你,救了大家呐。‘’

    ——我当然想救大家呀。
    ——可是,可是,那样的绝地反击,我何时,能再打出来呢。
     ‘’他们在主宰区!我们就像上次那样,先集合埋伏,再在主宰残血时进攻!‘’防干扰耳机里传来教练的嘶吼。对方也是个套路王,各种干扰队里的经济发育,想要翻盘,就不能再拖下去,只能抢一波主宰,好歹有个兵线。
    不料对面早已对埋伏有所防备,对方曹操和高渐离闪现闯进草丛就是一阵疯狂输出,切残了两个脆皮c位。虽然最终高渐离还是被抓阵亡,但是队友的血量也并不高。
    花木兰和牛魔冲了上去,主宰奄奄一息。关键时刻,花木兰正想一举拿下主宰,忽然她动弹不得——东皇的大让她呼吸困难。别人趁机对她打出爆炸的伤害,牛魔也没来得及给主宰最后一击。

   花木兰的眼前霎时变得灰白。
   对面有了兵线,顺带肃清了整个野区,来势不可抵挡。
   29,28...
   倒计时仍在继续,对面已经推了高地。
   花木兰呆滞地用空洞的眼神望着前方。

   ——是我太弱了吗?
   ——啊...不是不是不是!不可能的怎么会嘛!
   ——我付出了那么多!大家都付出了那么多!怎么会!
   ——大概是,别人变强了吧。
   虽说这一波攻势,队友还是强守住了,可是源源不断的兵线让他们无法转守为攻。等到对面有打下主宰和暴君,结局,怕是木兰,以及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冠军...冠军。
   明知结局,花木兰却还是提起了剑,向敌军砍去。不管是队友还是对手,都惊奇的发现,木兰这位女汉子,此时眼里溢满了泪水。

  AG超玩会的灯灭了。
  当灯灭的那一刻,花木兰不敢看vv。他的辛苦,他的努力,大家的努力就都止步于此了。
  走下昏暗的过道时,木兰才透过屏幕往外看了看。
  大家都在走着,只留给木兰那些黑乎乎的背影,看起来很疲惫不堪。
 
  大家都太久没尝过胜利的滋味了吧。木兰想。
而且这次离开的那么快。
  本来幻想着还能走的更远呢。

   比赛结束后就是转会期。
  一天木兰闲来无事,就又透过屏幕往外看——她的‘’痴女‘’属性又上线了。本来她看的是vv,却无意中瞥到一个人在收拾行李。
  梦老师?!
  阿轲过来拍了拍她的肩,木兰,我们要转去别的战队了哦,以后再见啦。

  离开...吗?
  会不会每一个对我来说重要的人都会一个一个的离开?
  但最终木兰还是把眼泪忍住,搂住阿轲:‘’好哇,到时候有机会就再切磋一下呗,可别被我打爆咯!‘’
  两个姑娘笑着扭打做一团。
  只是木兰心中在无声的哭泣,就像她对vv的体重和营养干着急一样,也不会有人知道。
  ——没事的,比起冠军之类的,还是让个人有个更宽阔的发展空间会比较好吧。

  她就这样一路和冠军,和vv,和队员们的‘’电竞梦‘’渐行渐远,将来或许会成为陌路人。
  更况且,没了任何一个人之后的超玩会,就是不完整的超玩会。

  所有转会之类的事情都只是训练生涯中的小插曲,木兰不得不每天提着她的剑平砍整个王者峡谷。休息的时候,她扔下剑,散下她的高马尾,瘫倒在床上。她用小臂挡住自己的眼睛。
   她开始迷茫了——我的坚持有用吗?我的付出有价值吗?大家都会离开,我是不是还要坚守我超玩会和冠军的初心?......算了。她被烦乱的思绪打扰的心神不宁,索性把头埋在松软的抱枕里。

  什么都不看,不听。
  但她还是忍不住挪开抱枕看了一眼休息室。夜幕已经拉下了,房间里一片昏黑。她又重新把头埋进了抱枕里。
  她害怕这样的黑。

         end。



ooc致歉。
顺便不要问我为什么花木兰会被放出来!剧情需要!😂

 

【KPL相关】题目大概被吃了。

   梦泪x李元芳
   小学生作文系列
   #ooc属于我

  ‘’没有人注意第二名是怎么走下场的。‘’
眼前那个清瘦的背影竟有些恍惚,声音也带几分哭腔,像是强忍着泪水还故作镇定,在失落悲伤的狂风中摇摇欲坠。

       李元芳不由自主地垂下了他的两只大耳朵。
      ‘’元芳,走了。‘’那个背影催促着他。
       李元芳起身,朝着昏暗的过道走去。快要跨出门外时,他悄悄地回头看了一眼体育场内,浮夸的灯光,喝彩声和掌声在他的大耳朵里听来,如此的刺耳。

     ‘’梦老师...我...‘’元芳低语,‘’我,我失误太严重了...不然我们,不至于会......‘’他把那个刺伤人心的词语硬是咽了下去。
     ‘’不怪你,是我发挥不好,我不够强。‘’
     ‘’我...我也有责任...‘’
     ‘’主要怪我。我出了最大的问题。不用自责了。‘’
    ‘’但愿梦能早日醒来啊。‘’
     元芳还想说些什么,却感到有一种强大的压抑感在压迫着自己的心,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感觉眼前浮现着什么,飘渺的一层雾。

   雾渐渐清晰了起来。
   元芳似乎看到了一个人,环抱着冠军奖杯笑得十分灿烂。
   元芳又似乎看到了一群人,他们甩下防干扰耳机时的激动,他们互相拥抱时的欣喜,对现在自己来说,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过去‘’是多么令人遐想的一个词语啊,可是人却要活在当下。

   ‘’元芳。‘’有一只手在他的头上轻轻抚摸,把他从那个遥远的梦中唤醒。
   ‘’啊...?梦老师,怎么了?‘’元芳回过神来,看向他的梦老师,却发现,那人抬着头不知在仰望些什么。
   ‘’您在看夜空吗?‘’
   ‘’啊,嗯。‘’
   于是元芳也仰起头,呆呆地凝视着天空。
   天空除了黑,还是黑。令人尚能感到真切的,只有城市里灿烂的灯火。
  
   两个人就不说话,趴在场外的栏杆上凝望着天,像两个小孩子。
   许久,元芳深叹一口气。
‘’我喜欢这个城市的夜景。‘’
‘’是嘛。‘’那人简短地回应了一句,接着又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过了好长时间,那人开口:‘’还想来吗?‘’
   ‘’啊,想。‘’
   ‘’那下次,我们还要过来,而且,要抱着奖杯回去。‘’
   元芳的心此刻好像被什么戳中了,他抬起头,盯着那人的侧脸。他似乎找回了他心中那个打不倒的梦老师,只是那人的脸上,挂着一滴未被风吹干的泪珠。
   ‘’ 一定?‘’
   ‘’一定。‘’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望着这一座城市,夜晚八九点,正是它繁华狂欢的时间,喧嚣和浮华充斥着每一条街道。远望,像是撕裂漆黑大地的火焰,似乎有摸得到的温度,而且身边有着彼此,便不再惧怕什么。

   下一次来,元芳握紧了拳头,抱着奖杯的,可会是我们啊。


    说点废话,其实对ag拿冠军我不抱太大希望。每一届都有新晋的强队,还有很多因素,心态,套路,都会直接影响结局。但是还是喜欢ag,喜欢银河战舰,喜欢梦老师偷塔时的英姿,喜欢老帅作为队长的沉稳,甚至喜欢流苏和兰息的皮。希望总有一天他们也可以笑着在灿烂的灯光下拥抱奖杯,拥抱胜利的滋味。